headerphoto

月租金700元左右

2021-05-04 08:23

今年7月,北京市发布新政严打群租,要求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积不得低于5平方米、不得分割出租等。时至今日,这一规定执行得如何?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进行了调查

记者搜索北京最繁华的区域之一国贸附近,根据招租广告找到了中介向先生,他向记者推荐一个大次卧,20多平方米,租金才1200元。记者表示租不起,向先生称他还有大量单间房源,也在国贸附近,但都是隔断,面积窄小,住的人较多,但公共使用的家电设备都很齐全,只要400元到800元不等。

趁他找衣服的间隙,记者环顾了王波的“陋室”——一间隔断间。这本是一间15平方米左右的卧室,如今被房东用隔板“变”成了3间。王波的房间现在不足5平方米,一张床、一个小小的方桌占据了大部分空间。

王波,在外人眼里,属于典型的白领——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国贸地区一家大型金融企业从事后台工作的it男,月薪过万元。即便收入还算可观,但他仍不得不与十余人合租在这套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双井地区的150平方米左右的公寓里。而此刻,他必须把床板掀开,才能拿出自己的羽绒服。

据链家地产市场研究部统计,今年10月北京平均单位租金为每平方米58.1元,环比上月下降3.8%,使北京连续上涨了55个月的房租得到了暂时的缓解。然而,房租上涨的暂缓并不能解决租房人群的心病。

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的小郑无奈地对记者说,她在此前的5年里换过两次住所,一次是2009年北京市八部门联合发布通告,禁止隔断房间进行出租,第二次是2011年北京集中清理地下室。“一次比一次换得小,一次比一次搬得远,都快成‘游击队’了”。

王波告诉记者,他的情况在群租者里并不算差。在他的介绍下,记者来到了比邻小区的一间15平方米的房间,这里挤着两张双层架子床,四处凌乱地摆满了行李和小物件,在王波公司做前台的小郑等4人“蜗居”在此。

调查动机

“高房租压力之下,群租是许多人无奈的选择。北京东三环一套8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,住了25个人;另一套92平方米的房子最多住过52个人。”王波说。

“哪怕你是月薪过万元的白领,在支付了高昂的房租后,马上就成了真的‘白领’。”11月初的北京夜晚已有些凉意,王波蜷缩在床上。可能因为记者是女性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你等会儿,我去把羽绒服穿上。”

当面对记者“是否了解北京禁止群租”的问题时,王波和小郑都笑了。

“我们很有经验的。”小郑向记者介绍说,类似打击群租、清理地下室等措施此前已执行多次,假设在检查高峰期时,不是熟人不开门,检查人员难以进门。毕竟还是有大量人群要租房子,而检查人员不可能天天在这盯着。

王波说,他之所以选择租隔断间,是因为房租便宜。

“在外人看来,我月薪过万元,却要住在这么一个隔断间,实在是想不开。但是,如果不住隔断间,只能在通州甚至更远的地方,才能找到每个月千元租金的房子。那里面的心酸还不如住隔断间。我试过,真的很可怕。”王波说,“早上7点出门,晚上9点到家是家常便饭。冬天如果中午不出去遛个弯,一天都看不见太阳。有一次,高速因大雪封路,中午12点半才到公司,到公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上洗手间。”

为了了解中介公司对于群租的态度,记者通过房屋出租网站搜索位于地铁附近出租房,按常理,地铁附近的房屋租金会比其他地区高。北京某房地产中介公司发布的一条招租信息显示,就在北京望京地区地铁边上的福马大厦对面,有一间月租800元的房屋出租。招租广告称,房子干净,家具齐全,下楼就是公交站和地铁口。记者致电中介李先生,他告诉记者,这是一个大套房,房间根据大小等次分好几种价位,其中主卧要1700元,次卧1300元,如果记者还租不起的话,房子里还有两个10平方米左右的隔断间,只要800元。

作为房地产经纪的中介人员,面对禁止群租的规定,绝大多数的回答是,“挣的就是隔断房的钱”、“很多租房的就是冲隔断房来的”。(记者 赵丽)

房产中介:挣的就是隔断房的钱

“很多房子都被打成隔断出租,甚至有的房间摆满了上下床。我以前住在天通苑,一个小一点的隔断空间,月租金700元左右,大一点的则需要1800元左右。”小郑说。